其它 > 特別關注
衛祥云:馬云和宗慶后的錯與對
發布時間:2017-1-6 15:47:10

智石經濟研究院副院長衛祥云

  馬云和宗慶后,兩位知名企業家,都曾經收獲過的中國年度首富的桂冠。前者為IT領域的創業精英,后者為傳統制造業的創業英雄。

  最近,央視《對話》欄目中主持人讓宗慶后對馬云提出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術和新資源”進行評說。宗慶后脫口而言:“除了新技術,其他都是胡說八道。”言辭之犀利頗帶感情色彩,一時間引起眾人評說。有論者認為宗慶后是1945年生人,此話說明其行為和思考遠遠落后于形勢。還有論者把此言論稱之為傳統制造企業家的無知無畏。

  宗慶后真的錯了嗎?否。除了其言辭稍有感情用事的成分外,他講的是大實話,通俗易懂、有理有據,是建立在對中國改革實踐充分認識和理性分析基礎上的真知灼見。這方面令有些所謂的理論研究者望塵莫及。

  我們再來分析馬云所謂的“五新”理論。所謂的“新零售”,無非指的是零售業態的創新,正如現在的“互聯網+”等,主要是互聯網技術帶來的零售新模式,如網店等。所謂的“新制造”,也還是制造。如果要對新的制造技術歸類,則要回到傳統制造業的分類當中。正如食品制造業不同于空調制造業一樣。如果是某制造行業的創新,仍然還是技術創新。即使是智能技術的創新,也仍然要回到傳統制造業行業的生產之中。所謂“新金融”,是指不同于傳統銀行的門店柜臺人對人服務模式,如信用卡、網上支付等。但這些新的金融業態同樣是互聯網技術創新導致的結果,并不會改變金融服務的性質,何來新金融之說。所謂的“新能源”,不知道指的什么?因為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新技術的不斷應用,能源資源都源源不斷地開發出來并且會不斷替代,但前提是要有開發利用新的能源技術,即使傳統能源如煤炭,也需要煤制油等新技術的推廣應用,才能形成現實的科技創生產力。說白了新能源的應用也等于是新技術的應用。

  上述足以說明宗慶后講得很對,所謂“五新理論”充其量就是“一新”而已。退一步講,即便馬云的“五新”沒錯,作為知名企業家和名人也最好不要亂發言,至少在自己不熟悉的行業和領域要慎言,更不能以理論者自居,夸夸其談,泛泛而論,以免誤導大眾和媒體。

  經濟研究更是如此,它不同于一般的名人言論。如今的名人名言如心靈雞湯一類,由于傳播媒介的方便,人人都可以隨口來上一段,但大多數會成為茶余飯后的談資煙消云散,不會留下任何令人思考的精神享受,當然也不會造成什么顯著的嚴重后果。而經濟理論的研究就不同了。尤其是不能把一些所謂的課題研究和政策研究歸納為所謂的經濟理論,冠之以學說到處宣揚,甚至貪天之功為己功,為賦新詩強說新。其結果是速建而不達,欲蓋而彌彰,且有誤導經濟研究之嫌。

  如所謂的新結構經濟學,就是由“后發優勢”、“要素稟賦”和“產業政策”一類的研究內容包裝而成。雖然每個課題都有深入研究,但僅限于政策解讀和理論探索,與結構經濟學沒有半毛錢關系,更談不上所謂的新了。

  又如所謂的新供給經濟學,更是追趕時髦的經濟理論包裝。竟然有人把我國改革開放后的國家基本政策主張歸納為新供給經濟學群體的理論創新。把正在進行的國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為新供給經濟學提出的有效制度供給的創新實踐,冠之以“混合所有制”的創新意義。甚至不難看出,自稱新供給經濟學群體還想把目前黨和政府全面推進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納入其理論范式之中。

  但這樣做的結果適得其反。混合所有制不是一種所有制形式,是黨中央多年以前提出的改革政策導向,是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再次重申的改革政策。國有企業的第二輪改革始于2008年前后。到2013年形成了國有企業改革的大政方針,混合所有制改革再次成為國企改革深入推進的政策導向。其中國企改革的分類管理和限制國企高管年薪等舉措成為國企改革的風向標,由此拉開了深化國企改革的大幕。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是在2015年底由中央權威人士提出的,后被納入中央系列文件之中。目前,已形成中央和國家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方針政策,其內涵和外延都有嚴格的界定。但在目前的執行中,各行各業都存在一些誤解甚至誤導,急需理論界勘誤和正確引導。而中央政策的形成與所謂的新供給經濟學理論沒有任何關系,因為經濟學就是研究供給與需求的社會科學,現實中雖然出現過供給學派但并不存在供給經濟學,也沒有舊供給經濟學,更不會存在所謂的新供給經濟學了。


20161230



來源:中豆委



 

相關分類
欢乐麻将新手怎么玩 体彩p3开奖号码 天天德州百家乐 dg视讯官网 幸运快三专业导师 足球01预测胜平负 内蒙古11选5前三组遗漏 125期四肖中特唯一 足彩胜负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新疆11选5下载 百家乐怎么玩_Welcome 青海11选5推荐号码 DS真人首页 湖南快乐十分大小 辽宁快乐12一定牛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